帅气的矿泉水瓶

皓皓厨,全职杂食党,主刘皓中心,all皓all皆可,食肉动物

【瑞金】潘多拉


预警:
·ooc
·有一方死亡
·文笔差,偏意识流




“金,不能接受神的礼物哦。”



金捡了一个人回来的消息传遍了村庄。
“金,那就是你捡回来的人啊。”村里唯一的医师凯莉看着眼前昏迷中的人,饶有兴趣地继续说道,“虽然看上去像个穷小子,但那把刀一看就不是钱能买回来的,金,你可捡了个大麻烦回来啊。”
金心虚的跟在凯莉身后,听到凯莉的话立即争辩到,“他毕竟救了我,我总不能就把他扔在森林里吧…”
“算了算了,不要把麻烦带进村子就行。
“我就知道凯莉你最好了!”
“你出去吧,别妨碍我。”凯莉一脸嫌弃把金赶出房间,时间不长,她走出屋子对守在门口的金说道,“好了,你进去看着点,他一会儿就该醒了。”



格瑞醒来时的时候感到一阵恍惚。
身上被换上了干净的衣物,伤口也被仔细包扎过了,身下不是潮湿的泥土而是柔软的床铺…这是几个月来都不曾受到的待遇。
“你醒啦!”
格瑞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那是一位金发青年,似乎是在森林里遇到的…猎人?
“阁下是…?”
“叫我金就好,”金发青年露出爽朗的笑容,“多谢你救了我啊,别介意我把你搬回来吧,你是剑士吗,你砍死头狼那招真是太帅了…说起来,你叫什么?”
“格瑞。”



“我要走。”格瑞用手撑起身体,半倚在床边,说着便要下床。
“诶?可凯莉说你现在还不能动…”
格瑞没有理会金发青年在一旁的呼叫,他皱了皱眉,忍住伤口撕裂的疼痛,拿起自己的剑,走出了房间。
一出门,他便感到一阵冷意袭来,空中飘着絮状的白色物体,纷纷扬扬撒落而下。格瑞伸出一只手,接住眼前飘落的白絮,只感到一阵冰凉,那白絮便在手中化成了雪。
“下雪了!”紧随其后走出房间的金先是一愣,接着又有些按耐不值的喜悦,“下雪了,村子不能再出去了,格瑞你就先留下吧。”




格瑞就这样在金的家中住下了。
虽然格瑞总是说着伤好就离开,但是由于冬季大雪封村的原因,格瑞也没有再提离开的事情,彼此心照不宣。
村里的冬天总是很难度过。每年金打猎回来的食物只将将够他度过冬季,今年家中又添了人口,仓库里的食物很快就见了底。
先是两人份的肉食变成了格瑞一人的专属,接着在格瑞的盘子中也少见肉的痕迹,最后甚至完全消失,而这时候,冬季刚过了一半。
金为食物发愁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的同居人,早在肉制品从金的盘子中消失的时候,格瑞就大致猜到了他们将会面对的问题。所以当金迫于对食物的需求,准备偷偷进入森林冬猎时,格瑞并没有戳穿他,而是在他出门后拿起自己的剑,不近不远地坠在金的身后。



冬季食物缺少的不仅仅是人类,野兽也是一样的。无数次的教训让它们不敢直接进攻村庄,然而当鲜美的食物自投罗网的时候,它们也不会矜持的拒绝。所以当格瑞看到金再次陷入野兽的包围圈时,他并没有感到意外,而是直接冲了上去,加入了战局。
“格瑞,你…”怎么来了?还没说完的后半句话被一只灰狼的扑击打断。
“不要分神。”格瑞从身后削掉了灰狼的头颅,狼血溅了一身。
虽然之前只有一次共同作战的经历,但是两个人仿佛是有心灵感应一般,配合默契得像是多年合作的同伴。“呼…哈…哈…”金难得经历这样刺激的战斗,战斗结束后,他整个人坐在地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格瑞聊着。
“格瑞,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啊。”
“笨蛋。”格瑞低头摸索着狼群的尸体,淡淡的说了一句,带着温柔的笑意。



这次的冬猎之后两人又出去进行了几次冬猎,紧张的战斗中默契度上升迅速,除此之外,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也在逐渐升温。
“格瑞。”
“嗯?”金看着格瑞转过来的侧脸,冬日的阳光透过树梢打在格瑞的脸上,带着淡淡的暖意。
金不禁红了脸,忘记了自己想要说出的话。
“怎么了?”
“没…没事。”



就在两人感情的逐渐升温中,冬季也悄悄的过去了。春回大地,万物复苏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。然而,变化总是来得突然。
“我要走了。”当金听到格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先是一愣,接着又是泄气得喃喃道,“你是说过冬天过去就走了…”接着有大声质问道,“既然要走,你干嘛还…”那样对我。金想到两人在冬季里一起取暖,一起打猎,一起…心中泛起一阵酸涩。
“金,你先冷静一下。”格瑞还是那副疏离的样子,“我有必需要完成的事情。”
所以,金,“等我回来。”



格瑞走了。
走了又怎么样,日子还得照过。消极了两天之后,金又恢复成元气满满的样子,打猎,砍柴,和凯莉聊天…一切都恢复平常,只除了一点,他再也不和别人组队打猎了。
金本以为这样的日子能坚持到格瑞回来的那天,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可怕。
村里有人的脸上突然发起了红色疙瘩,他的身体渐渐无力,发热,只能摊在床上。由于之前没有村里其他人得过这样的病症,所以患者只能摊在床上,等待生命结束的那天。
“是诅咒么?”就在患者的新病已下棺定论的时候,村里的其他人也发起了同样的病。先是患者的家属,接着是邻居…这种可怕的疾病蔓延了整个村庄,无一幸免,包括金。

“我回来了,金。”格瑞脸上少见的温柔笑意在看到败落的村庄时彻底消失了。村子里已经没有任何活人存在的痕迹,甚至有的房间,已经成为了野兽们的新家。



“金!”格瑞从村头走到村尾,一间一间的屋子翻过,终于在尽头的一间房子里找到了金发的枯骨。
“金…”
格瑞并不相信神明的存在。
虽然他被称为神明的礼物,也同样拥有着号称不属于人间的物品。
“当你打开这个魔盒,你将会得到你所想拥有的,当然,你同样会付出你所承担不起的代价。”




格瑞的身后是化成一片,无数的灾难在他身后漫延,他最终是打开了那个盒子。
那又怎么样呢?
付出什么都好,只要他能回来。
格瑞的身前有一点光芒,金色的灵种在他的面前飘落,他伸出手接住那跳跃着的金色光芒。就像接住一片雪花.
他接住了这…属于他最后的希望.

评论(2)

热度(12)